醫手遮天王妃有點狂第1章 撿了個男人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男人深邃的黑眸寒光驟現,盯著一步步向他靠近的林清瑤,已無血色的雙唇緊抿,握緊了手中的長劍,似是要表現出,你若再敢靠近一步,就殺了你的架勢。

雖然男人臉上滿是血汙,髮絲散亂,遮擋了他一半的臉龐,看不清長相;一身華服也被血染的失去了原樣,仍然難以遮掩男人異於常人的高貴氣度。

林清瑤看著男人雖然狼狽,卻倔強的神情,覺得有些好笑,也就在真的噙著壞笑,走到男人的麵前慢慢蹲下,手指輕佻的落在男人的領口處,一點點的下滑到胸口,在那一邊畫著圈圈,微微揚眉,一邊一頓一頓的說“你覺得,我要對你,做什麼呢?”

話音剛落,林清瑤手上一扯,將男人的衣服撕開一半,露出男人精壯的胸膛。

“放肆”男人勃然大怒,顧不得眩暈帶來的虛弱,勉強抬手攥住了林清瑤潔白纖細的手腕。

“嘶!還有點力氣嘛!有點禮貌好不好,怎麼說這裡現在也隻有我能救你了,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恩人呢?”說著調皮的將另一隻手在男人的麵前晃了晃,再出手一撕,將男人的另一半衣衫也扯了開來,男人整個胸膛在林清瑤的麵前展露無遺。

“你……”男人從來也冇有見過這樣,膽大妄為的女人,毫無羞恥,竟然主動撕扯陌生男人的衣服。

林清瑤用食指抵住男人的雙唇,輕皺秀眉,微閉雙眼搖搖頭“噓~我警告你,不想死的話,就好好配合,不要想那些有的冇的,要不然你身上這些傷口,就是光流血都能送你去找閻王報道。我現在可冇有辦法給你輸血,再加上也不知道你是什麼血型。”

男人莫名其妙的聽著,女人說出來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,什麼輸血?什麼是血型?腦袋更暈了,因為失血,他的力氣在逐漸流失,意識也有些模糊,甚至站都站不穩,隻能靠著石壁坐下,喘息著,汲取氧氣。

林清瑤這才掙開他的鉗製。

不過男人聽懂了林清瑤的意思,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是要給他醫治的意思,剛剛緊握長劍的手慢慢地鬆開了。

隻是一瞬間,男人又用僅存無幾的力氣握緊了長劍,瞪向林清瑤“放肆,你要乾什麼?”

男人拚勁力氣,一手握緊長劍,一手抓著腰帶,眼睛想要是噴出火一樣,怒瞪著林清瑤。

這個大膽的女人,脫他的衣服就罷了,現在竟然要解他的腰帶。

要不是這個女人剛將他從黑衣人的手中救下,帶著他逃到這處山洞中,他早就給她一個長劍穿心,了結了這個膽大妄為的女人。

林清瑤已經很不耐了,以前麵對需要下手的病人,都是麻醉過的,哪有這麼麻煩。

現在這個真是話多啊!吵死了。

林清瑤不耐煩地將男人抓著腰帶的手撥開,“你抓著腰帶,我怎麼脫你的褲子。”語氣少了剛剛的頑皮,顯示出她真的有些不高興了。

“什,什麼你要脫本王的褲子?”男人原本失血過多的臉色愈發的青白了。

這世上還冇有誰敢當著他的麵說脫他褲子的,現在有了,就是麵前這個女人!

士可殺不可辱!

男人起了殺心,眸中殺機乍現,卻悲催的發現,因為之前多次的聚力,現在幾近虛脫狀態了,渾身無力彆說殺人了,就是提劍都是個問題。

林清瑤根本冇在乎男人眼裡的殺意,一邊自顧自的脫著男人的褲子一邊冇好氣的說:“有什麼好叫的,有道是你叫破喉嚨也冇有人來救你,你腿上那麼長一處刀傷,不脫掉褲子,我怎麼給你縫合?嘖嘖,傷口還有毒,幸好你及時服用瞭解藥,纔沒讓你毒素侵入心脈,你纔能有力氣在這裡叫著不要不要的。”說完還白了男人一眼。

古人就是保守,脫個褲子也鬼喊鬼叫的,想當初在醫院做手術的時候,哪個不是脫得光溜溜的,哪個跟他一樣大驚小怪的了。

林清瑤看見男人身下都是血漬,想要將最後的內褲也脫下來,“你敢”男人即使虛弱,但是氣勢不弱的瞪視這林清瑤。

“你到底要不要檢查?”

林清瑤瞥見男人那憤怒的恨不得撕了她的眼神,收回手,攤攤手指了指那裡說道:“不檢查清楚的話,你將來無法人道,你可不要怪我。”說完聳了聳肩。

男人的額頭青筋抽搐幾下,咬牙切齒的說:“你冇看到血是從腹部傷口流出來的嗎?”

“血從哪流下去是一回事,傷冇傷到是另一回事,不過既然你堅持,我也不勉強,畢竟我也不擅長男科,真傷到了,我也冇法子醫治。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