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使調包,第2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我好生氣。

俗話說,越不想發生的事就越容易發生,我大概被捲進了墨菲定律裡

現在,我表麵饒有興趣,心裡實則麻木得一批地坐在咖啡廳,無聊地攪拌著咖啡,托腮看著他們——我的親生父母,哦,不對,得加上前綴,豪門親生父母。

據他們所說的,我總結了一下,當初因為我親生父親在商場上做事太絕太狠辣,擋了不少人的財路,那些人出於怨恨和報複,將一個孤兒和我調包了。

我:「……」

這格調升了啊,居然不是保姆為了讓自己的女兒代替真千金享福,將倆孩子調包,而是商業敵手的鍋,高,實在是高。

我摩挲著高達

99.99%的親子鑒定書,瞧了我的親生父親一眼:冰冷俊美的五官,麵部線條非常優越,鼻梁高挺,唇瓣淡薄。他坐在椅子上,卻彷彿坐在王座上,帶著無聲的優雅和尊貴。隻是,這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男人看向我的目光卻是濃濃的愧疚。

呃,感覺我有點受不起。嗬嗬。

而我的親生母親是一個樣貌跟我媽媽比起來絲毫不遜色的女人:精緻小巧的鵝蛋臉,似凝著星光的漂亮杏眸,下顎線條流暢完美,漆黑柔順的長髮披肩,脖子上掛著一條價格不菲的項鍊。

我人麻了,因為我也是鵝蛋臉,但眼睛並不是親生母親那波光盈盈的杏眸,而是像我親生父親略帶淩厲的丹鳳眼。

親生母親眼眶微紅,說著說著就哽嚥了:「時鶯,我知道我們對不起你,可以給我們一個彌補的機會嗎」

我突然有點興趣地問:「那許娢呢」

許娢,就是那個占了我差不多二十年位置的女孩。

「你若是不喜,她會搬出去。」父親沉聲道。

母親愣了一下,隨後,她堅定地、緩緩地點了一下頭。

我頓時索然無味。嘖,好無情,好歹相處了快二十年吧,養條狗都生出感情了吧

父親似看出了點什麼,認真地道:「時鶯,我承認,當初確實是因為我的緣由導致你的人生錯位。做出這樣的決定,不是我無情,這二十年,我們給了她最好的教育,財富,地位;這一切,都是基於她是我們的親生女兒。如果冇有這場意外,她或許過著平凡普通的日子,或許在社會的底層苦苦掙紮。我們將她培養長大,她有今天的一切,我們自認仁至義儘,也不欠她什麼。她已經成年,該自己去闖一片天地了。而且,我們斷冇有委屈親生女兒的道理。」

他繼續補充道:「我們會找機會向外界公佈你是我的親生女兒。」

我:「……」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