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後禁慾病嬌王爺願為裙下臣第3章 你想搶回去怕是難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她戴著麵具,紅衣妖嬈,青絲飛揚,白皙脖子上麵幾處殷紅,像極了梅花綻放格外耀眼,就如她人一樣。

燕王氣笑道:“大哥與若雪兩情相悅,從未嫌棄過大哥,要不是你打暈若雪,秦王妃早就是她。”

“後悔了唄!嫌棄秦王是活死人,怕嫁給他活守寡。”

楚驚歌說著看向秦玄羿,不抗不卑說道:“是楚家逼迫我替嫁,說以此抵消楚家十六年的養育之恩。”

“我能順利成為秦王妃,說起來還要感謝你楚若雪。”

楚若雪嗓子一噎,“你......”

心裡暗罵她賤人。

秦玄霄見到過她的狼狽,知道她麵具下和身心裡是多麼的肮臟醜陋,第一眼,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人了。

但,今夜的楚驚歌似乎不一樣了,像是做回到了從前那個傲視一切,高高在上的鳳凰,高雅而聖潔。

眼前的女人身穿大紅嫁衣,不是楚驚歌還能有誰?

還有,她脖子上的愛痕......

秦玄霄心頭一震,忍不住回頭,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秦王,“大......大哥你用楚驚歌解毒了嗎?”

也就是說大哥真的碰了楚驚歌,他們......圓房了。

他不敢相信。

要知道秦玄羿是一貫冷漠,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冇想到他第一次碰女人,居然就要了他最厭惡的女人,那個曾經當眾拒婚,嘲諷羞辱過他的楚驚歌!!

秦玄羿依舊是哪張萬年冰封臉,眼神幽沉,深不可測,目光冷冷盯著女人,一句話冇有說。

楚若雪早就注意到了她身上的痕跡,她心裡一樣不相信,存著僥倖心理,“姐姐,就算你要報複我也不能這樣不愛惜自己,新婚夜跟彆的男人出去玩......玄羿哥哥昏迷不醒三個多月了,我想不可能跟你洞房。”

秦玄霄因為太過震驚,猛地點頭,她這個理由他覺得更為符合。

肯定是楚驚歌不知廉恥,新婚夜不甘寂寞跑出去跟彆的男人鬼混。

“嗬,現在才知道後悔,可惜晚了,秦王已是我的男人。”

“你想搶回去怕是難。”

楚驚歌修長的身影,頗為慵懶地靠在大紅門板前,雙手抄胸,“還有,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,為了報複你,新婚夜放著絕色美人夫君不要,以為我是你,腦子蠢得無可救藥嗎?”

楚若雪心裡的確後悔死了,後悔冇有一早掐死她。

賤人!

“玄羿哥哥,我冇有不要你。”

說著,眼底一行清淚,“我醒來的時候,得知姐姐假扮我已經進了秦王府就立刻趕過來了,誰知道晚了一步,姐姐居然給你下藥......玄羿哥哥你相信我......”

邊哭邊抬眸偷偷看了眼秦玄羿,卻發現他目光一直停留在楚驚歌身上,自己說了什麼估計他都冇有聽到。

楚若雪氣得差點跳起來。

楚驚歌走進屋裡,麵具遮住了她麵目猙獰的臉,她髮髻淩亂,衣領微微敞開,顯得有些浪蕩。

不過她身材纖瘦高挑,落落大方,舉手投足間儘顯貴氣,非旁人能比。

楚若雪容妝精緻,穿戴華麗端莊,身材嬌小,站在她麵前,光氣質上就被秒成渣綠葉。

她臉色都黑了,恨不得讓人把楚驚歌叉出去。

“楚驚歌,你給本郡主滾出去。”從她身邊走過,女人暗暗低聲惡狠狠警告她。

楚驚歌冇心思再搭理她,她看著秦玄羿,從容淡定走到在這位號稱活閻王戰神王爺麵前,欣賞著男人的美貌。

想不到他還真是個極品美男,睡了他,感覺自己賺到了。

“我冇有給秦王下藥,是有人在秦王屋裡點了香。”真正中藥的是她。

“那香看似是普通的安神香,實則會讓秦王昏迷不醒,我身上有催情香,兩種香的衝擊下你才醒來的,現在那香燃儘了,並不清楚是什麼香。”

眾人吃驚,徐太醫忙道:“王妃可是會醫術?!”

燕王眼神帶著幾分蔑視,“她要是會醫術,本王就是活神醫。”

楚驚歌冇有回答他們,隻是望著秦王,“我想秦王能成為一代戰神,相信應該有點腦子和鑒婊能力。”

秦玄羿:“......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