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少超寵複仇妻第2章 大小姐!(2196字)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《陸少超寵複仇妻》

小說介紹

秦簡簡陸庭樓是《陸少超寵複仇妻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沉歌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陸少超寵複仇妻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秦簡簡嫌棄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老爸,不敢相信自己見到的人是誰,不過嫌棄是真的嫌棄。

兩人從前碰過麵但也僅限於家長會上看到同學家長的碰麵。

居然成了她小學時候同班同學,兩人同名,連字都一樣,所以老師從來都是喊大秦小秦,她就是那個小秦。

“閨女啊!你可算是醒了!你嚇死你老爸了!”

“打住!您彆嚎了,再嚎下去我都要窒息了。”秦簡簡靠在床頭,看著秦鑼,仔細吸收腦中記憶。

她是秦簡簡,祖上世代軍閥,厲害得不得了,連她都是散打、跆拳道老手,不過她也不知道還管不管用,記得歸記得,能不能用就得另算了。

秦鑼現在轉行做起生意,可謂是風生水起,連F市坐擁商界半壁江山,兩個兒子更是繼承了他的經商頭腦,成了商業奇才。

秦鑼一臉委屈,她閨女怎麼還是這個暴脾氣,不就是失戀嗎?那個臭小子跑了,還有下個臭小子。

“爸,放心,我肯定不會再尋死覓活了,我還得陪著你一塊打天下,F市裡咱們父女倆所向披靡,不過今晚秦家是不是在貝爾斯酒店裡辦訂婚宴?”

“閨女兒,我們也是秦家。”

“我說的是東城區的秦家,誰和你說我們家了。”秦簡簡連忙爬起來,看著秦鑼,“那裡肯定很熱鬨吧?也不知道,蘇家大少是怎麼忍得下秦家那個醜丫頭的。”

“行行行,都依你,你說什麼是什麼!”

“得令!”敬了個禮,秦簡簡恨不得抱著被子翻身大笑——太**了,這下不僅腦子聰明瞭還得了一個女兒奴的老爸。

隻是可惜了她那個同學居然為了一個男人自殺,太不值得,不過就是個男人,有什麼了不起的。

秦簡簡隻想有錢有勢過一輩子,男人都是浮雲,結婚也是浮雲,吃飽喝足做個大小姐還能報仇,多爽。

想到秦家,秦簡簡眼神一暗,鑽到被子裡,“我困了,要睡覺,明天我出門,你彆派人跟著。”

“簡簡呐,你這一個人出門不行,我們家仇人多,你一個人不安全。”

“我能保護好自己,對了,你也彆花天酒地了,你這樣對得起我媽嗎你?你就算要有第二春,那也不能是那些貪圖你錢財的!”秦簡簡看向秦鑼,覺得她還是需要幫助上一個秦簡簡完成心願。

秦簡簡的心願就是給自己找一個善解人意還能一起逛逛街的後媽,誰讓她有一個女兒奴老爸和兩個妹控的哥哥。

年紀無所謂,真心喜歡秦鑼就好。

她這個老爸長得是不怎麼英俊,可勝在有男子漢氣概,可不就是個行走的荷爾蒙嗎?

所以,年輕妹子和風韻猶存的肯定都喜歡。

比她小的那還是算了。

不過這件事不著急,她現在可連性子都和之前的秦簡簡相融,報仇纔是她要做的第一件事。

蘇峰,這個仇,她一定會報,這個人麵獸心的**!

秦鑼見自家閨女嫌棄自己,傷心的走開。算了算了,閨女長大了,叛逆了,不喜歡老爸了,隻要不鬨自殺什麼都好說。

聽到關門聲,秦簡簡一下爬起來,飛快走到鏡子麵前——靠!這張臉可真好看,劈腿的那個男人也太冇眼光了。

蘇峰算什麼,她要讓從前對不起她的人,都付出代價。

對著鏡子裡的自己一笑,秦簡簡滿意的看著這張臉和身材,撲到床上——峯迴路轉,她以為自己慘死,想不到居然還有這麼一出,老天爺還是長了眼。

待她不薄。

早上秦簡簡醒來的時候還有一點懵,坐在床上一臉迷茫,一直到保姆走進來看著她。

“哎喲!小姐,你怎麼回事,坐在床上發呆,是不是昨晚上燒糊塗了?”

“文姨,你怎麼進來了?噢,對了,你幫我選件衣服過來,我換衣服得出門了。”秦簡簡連忙爬起來走到浴室裡,“對了,你幫我收拾一下房間,粉色的衣服都收起來還有被子也都換了,太粉了。”

文姨嚇得不輕。

秦簡簡連粉色都不喜歡了?完蛋了,這可是大事!為了一個男人傷心到這個地步,不行不行,得盯著,不盯著指不定還要去跳海。

已經打開水龍頭的秦簡簡哪裡知道她成了重點關注對象,文姨的話一傳十十傳百,整個秦家都知道她不喜歡粉色,為了一個男人不要命了。

哼著小曲從浴室裡出來,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,滿意換上。

報仇的事等等,她得先去買幾件合心的衣服,這個秦簡簡和她的品味簡直不搭調,兩個人完全就不是一回事。

記憶中的屈辱讓秦簡簡表情變得陰狠,骨子裡的狠勁暴露——秦鑼是什麼人?身為他的女兒當然也不可能是天真爛漫的人。

蘇家想爭做F市第三座大山?那也得問問她同不同意。

心裡的恨意湧上來,秦簡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斂去恨意,笑了一下。

真美。

濃妝淡抹總相宜,說的就是秦簡簡。不得不說,對著一張美麗的臉的確會讓人心情好不少,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。

但,恃靚行凶就不該了,蘇峰不該利用秦簡簡,更不該傷害秦簡簡。

“小姐,你、你要出門?”

“恩,怎麼了?”

“你這穿得太白了,老爺估計會覺得不太好,這跟……”戴孝有什麼不一樣,渾身都是白的,一點花色都冇有。

從小在軍閥家庭長大的秦鑼一直都不喜歡全白的東西,家裡無白事,不能披麻戴孝,一身白,還以為家裡有喪事。

秦簡簡反應了一下才笑起來,“忘了忘了,差點犯了老爸的大忌,我去拿條腰帶。”

拿了一條黑色腰帶又戴了一個項鍊這纔看上去比較順眼,“好了,文姨,這下你不擔心了吧?”

“可以可以,不過小姐你這纔好,你要去哪?不好好休息嗎?”

“有點事情得處理,你放心,晚飯我肯定回來吃,所以……彆擔心了,不過——老爸有高血壓,文姨你看著點,文叔和他兩個人老喝酒,也真是。”為了不讓文姨起疑心,秦簡簡叮囑了一句。

不過腦洞再大的人也不會想到她居然是另一個秦簡簡。

F市的兩個秦簡簡合二為一了,現在就隻有她,這一個秦簡簡。

“知道了小姐。”

這同樣是秦家大小姐,怎麼感覺差了這麼多,還是秦鑼這老爸當得實在,不管秦簡簡腦子短路還是戀愛腦,一個字,寵就好了。

反觀她自己,悲劇。

幸好有了一個補救的機會,能讓她也嚐嚐大小姐的滋味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