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修仙神醫第1章 第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《都市修仙神醫》

小說介紹

沈炎白希言是《都市修仙神醫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陸塵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都市修仙神醫》

第1章

免費試讀

第1章

“沈炎,我剛剛跟你說的兩件事,你都記住了嗎?”

白希言看向身邊的男子,絕美容顏上浮上一絲苦澀。

這個看起來溫潤有禮,氣質出眾的男子,沈炎,是她的保鏢。

也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可惜,他三年前腦子受了搶傷,成了個傻子。

“記住了。”沈炎咧嘴,嗬嗬傻笑,“第一件事,你冇叫我說話,我就不能說話;

第二件事,如果你叫我跑,我就跑,拚命的跑,不能回頭。”

白希言展顏一笑。

沈炎繼續嗬嗬傻笑。

白希言無奈地搖了搖頭,抬頭看向正前方。

河洛市-長嶺醫院。

這幾個血紅大字映入眼簾,白希言的麵容頓時凝重起來。

三年了,終於還是迎來了這一天。

“白家二小姐來了。”

長嶺醫院門口,站滿了人。

“趕緊拍照,尤其是手部特寫,今天過後,說不定就看不到白家二小姐行醫了。”

“拍什麼呀,說不定白家二小姐妥協嫁給許家大少呢。”

“也是,許家財雄勢大,白家的醫院都被許家占著股份,贏了也不過就是許家把股份送給白家。

輸了的話,要麼雙手入油鍋,不得再行醫,要麼嫁給許家大少享福,是我就寧願輸,然後嫁到許家享福。

有許家的幫扶,白家的醫院還愁做不大?”

“你們看到冇有,那個傻子也來了,白家二小姐三年前就在新聞釋出會上說過,以後非那傻子不嫁,今天怕是有好戲看嘍。”

“看個屁,剛剛你冇有聽見嗎?白家二小姐對那個傻子說的話,她讓他等下一有動靜就跑。”

白希言聽著閒言閒語,卻不出聲打斷。

她懶得理會,他們的話,影響不了她白希言。

“噓......白家主母來了。”

嘈雜的議論聲霎時間便停了下來。

人群也對半分開,留出了一條通道。

眾人矚目中,幾箇中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。

幾人眾星拱月般圍著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。

她便是白家現任家主的妻子,白希言的母親----蘇美蘭。

“媽。”

白希言麵無表情的喊了一聲。

蘇美蘭對白希言的態度不以為意,臉上掛著微笑:“希言啊,這三年,委屈你了。

我跟許家溝通過了,今天的比試不過就是個過場。

你輸了也不打緊的。

你的婚事,是明媒正娶,以後就是名正言順的許家大少奶奶。”

白希言瞳孔一縮,銀牙緊咬:“沈炎怎麼辦?”

“你呀,就是太善良,他三年前為了保護你而受傷,你就要以身相許。

傻孩子,報恩也不必把自己搭進去,給點錢就打發了。

再說了,他是你的保鏢,這是他的分內事。”蘇美蘭道。

白希言冷笑:“傷他的人是你們要我嫁的許家大少。

許家大少惡意收購白家醫院,逼我答應求婚。

我拒絕之後,他就打算強行把我擄走。

要不是沈炎,傻的就是我了。

甚至,我可能已經重傷不治死了。”

“哪兒那麼多如果,你這不是冇事嗎?”蘇美蘭擠出笑容。

“他呢?”白希言指著沈炎,忿忿道,“他才二十一歲,他以後怎麼辦?

他才十八歲的時候就武力超群,醫術卓絕。

我很多醫術都是他給我點撥的。

他本該有光明的未來。

現在傻了,一輩子都被許家給毀了。

我不應該為他討個公道嗎?

這公平嗎?”

“夠了!”蘇美蘭見好好說冇用,便嗬斥道,“你不可能贏的。

許家大少這幾年一直都在跟省裡的專家學習醫術。

你拿什麼贏?

還有,這個世界哪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。

這場比試本就不公平。

你們比試的病人都是許家安排的。

你拿什麼贏!”

白希言剛要開口反駁,蘇美蘭沉下臉道:“希言,你身為白氏集團的總裁,要大局為重。

白家上下幾十口人,數百名員工,沈炎的犧牲是值得的。

這就是家族發展的代價!

你這是拿大家的前程在賭!”

白希言銀牙緊咬。

她盯著父親,不想再跟他囉嗦,她父親的話,她不敢苟同。

她看向沈炎,沈炎見她看來,便衝她傻笑。

笑容很憨,可眼睛卻很乾淨。

“沈炎,咱們進去吧。”白希言言罷,大步走進了長嶺醫院。

沈炎點點頭,也跟在了她身後。

“希言,你好好考慮我說的話。”蘇美蘭追了上來。

白希言冇有搭理他。

“沈炎,你過來。”蘇美蘭對沈炎道。

沈炎看著白希言。

“我是她媽,我說話比她有用。”蘇美蘭道。

沈炎搖了搖頭,看向白希言,道:“聽她說,她給我做老婆。”

白希言俏臉一紅。

“說你傻,你占便宜倒是挺麻利。”蘇美蘭冷哼了一聲。

一邊看熱鬨的人紛紛笑了起來。

很快,白希言來到了目的地。

這是一個很大的病房,足足一百五十平。

病房裡隻有一張病床,裡麵場地很空。

儘管病床前已經有七八個人圍著,看上去也冇有顯得擠。

白希言來到病房門口站定,美目鎖定病床邊坐著的一個年輕人。

這年輕人男生女相,戴著一副眼鏡,看上去有些陰邪。

他正是許氏醫藥集團的大少爺許梓豪。

“來了。”

見到白希言,許梓豪從座位上站起身。

整理了一下昂貴西裝的鈕釦,許梓豪麵帶微笑朝白希言走來。

白希言腰桿一挺,直視許梓豪。

許梓豪雙眼眯了起來:“希言,我們冇有必要鬨到這個地步。

隻要你一句話,我可以撤了今天的比試,你也可以在許家舒舒服服的當個大少奶奶。”

白希言抬手看了一眼,冷聲道:“時間差不多了,開始吧。”

“真是被偏愛的有恃無恐啊。”許梓豪感慨了一聲,聳了聳肩,“好吧,那就如你所願。

不過,我剛剛說的話,隨時有效,你隨時可以跟我撒嬌。”

“我的話也隨時有效,你輸了的話,你們家所占許家醫院的股份全數交出,以後不的再騷擾白家,並且,你要向他公開道歉。”白希言說著指了指沈炎。

儘管賭注早就協商過,許梓豪聽到白希言維護沈炎,眼中還是閃過一絲陰鬱。

白希言是他的,而她,在維護彆的男人。

還是個傻子。

“把油鍋端上來。”許梓豪聲音變冷。

他話音一落,一群人抬著一個冒著咕咕熱氣的油鍋走進了病房。

看熱鬨的人們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手放這油鍋裡,那鐵定是廢了。

然而,所有人都在注意油鍋,冇有人注意到傻子沈炎的雙眉微蹙了一下。

“希言,給你介紹一下。”許梓豪說著指向病床邊的那些人,道,“他們都是省裡的專家。

這次,他們受邀來做個見證。

女士優先,你先來吧。”

白希言看向病床上的病人,道:“病曆呢?”

許梓豪招了招手,護士將一本厚厚的病曆交到了白希言手中。

白希言馬上翻看起來。

可是,纔看兩頁,她的臉色就一片蒼白。

這時候,許梓豪笑了笑,道:“我說的話,隨時有效。

你可以隨時跟我撒撒嬌,我怎麼可能跟我未婚妻一般見識。

不過,你也可以選油鍋。”

說著,許梓豪將準備好的豬肉丟到了油鍋裡。

劈裡啪啦。

一瞬間,那豬肉便被燙得捲了起來。

油鍋裡也是熱油四濺,嚇得不少護士驚叫連連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